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女主影城|SM女王调教|女主天地踩踏视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81|回复: 1

[耽美调教文] 被静心设计沦为保姆奴隶

[复制链接]

4万

主题

4万

帖子

1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影券
8
积分
133436
发表于 2018-1-2 22:04: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被静心设计沦为保姆奴隶
                  
                    作者:jerry
                   字数:35669   
                         韩伟是一个公司的老板,有恋足爱好。他的老婆李娜在政府机关工作,他们刚结婚两年,还有一个刚满月大的孩子,夫妻两过着幸福的生活。韩伟:老婆,你的假期要到了,我公司又很满,我们请个保姆来带孩子吧。李娜:额,也好,我们下午一起去介绍中心看看去,有没有合适的保姆。夫妻两人吃过午饭,韩伟开车带着老婆来到介绍所。韩伟找来介绍所的人问道:请问,你们这里有没有会带孩子的保姆。介绍所:有的,我们这里什么样的保姆都有。韩伟:那麻烦你给我们找几个先瞧瞧。介绍人立马带这韩伟两夫妻来到办公室,没过一会儿就带了4个人进来。韩伟一看,其中两个年纪蛮大了,还有一个土里土气的,只有一个长的还不错,画着浓妆,身材也不错,穿着高跟鞋,韩伟的眼睛就一直盯着那双鞋,只不过穿着有点邋遢。韩伟把介绍所的人拉到一边,“就这些了?介绍所:没有了,都让人给请走了。韩伟没办法,拉这老婆商量,”要不我们就要那个把,只要会带孩子就行,韩伟指着画着浓妆的女子。李娜:额,好吧。韩伟对介绍所的人说道:好了,我们就要她了。韩伟夫妻带这保姆回到家里。韩伟:你叫什么名字,多大了,哪里的人。保姆:我叫陈雪梅,30岁,安徽的。韩伟:额,那我以后叫你大姐吧,一个月3500,包吃住,可以吗?李雪梅:可以,你们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吗?李娜:会带孩子吗?刚满月。陈雪梅一想,不就是带个孩子嘛,才刚满月,喂喂奶不就好了嘛。一口答道:会,我自己都有个娃,都5岁了,带个孩子多大的事,放心好了。李娜一想,都有孩子的人,带带孩子一定不是问题。李娜:那就好,你睡楼上的一个房间,自己去收拾收拾吧,孩子的婴儿床一会儿搬到你那里去。保姆:好勒,那我先去了。韩伟决定把这保姆留下试探问老婆:你觉得这个保姆怎么样,李娜:先让她干着呗,不行我们再换个就是了。韩伟也点点头答应了。过了一会儿保姆把房间收拾好了,韩伟把婴儿床放进保姆的房间,眼睛无意的秒了下保姆的脚,有种想舔的冲动,韩伟努力压下内心疯狂的冲动,跟保姆客套了一下就下楼跟老婆打声招呼去公司了。李娜也上楼休息睡个午觉。保姆这时候在大厅看电视,心里想着,这家人那么有钱,房子就那么大,这要多少钱买呀,像我这种出来卖的,年纪大了也不一定有人看的上,再说又没有文化能做什么还是安安心心的干保姆吧,总比去当洗碗工或服务员的好,工资也比那个多,家里还有个孩子要养活。原来陈雪梅年轻的时候是做小姐的,24岁的时候有个男朋友,没有结婚就怀孕了还生了一个女儿,所以经济全是男的给的,后来男朋友家里安排出国去了,再也没有跟陈雪梅联系了。陈雪梅从那以后恨透了男人,可是没办法没钱日子怎么过,还要养孩子,想不出办法只有出去做小姐了,到了30岁就很少有人看的上她了,跟那些20多岁的怎么争,没办法继续做下去了。傍晚5点多钟韩伟下班回来了,第一眼就往门口保姆拖在门口的鞋子看去,那黑色的掉皮的破高跟上面还粘着脏兮兮的黄泥,韩伟很想去舔干净了。这时候保姆见韩伟回来了,就说:可以吃饭了,快进来吧,韩伟还在盯着保姆的鞋子发傻。保姆见韩伟没有反应又叫了一声,“先生,你在看什么呀,可以进来吃饭了”。韩伟突然回过神来尴尬的笑笑道:啊!没什么,哦,知道了,拖了鞋子进去了。韩伟来到餐桌前见老婆已经坐那里了,来到老婆身边做下开始吃饭了。这时候韩伟看保姆没有过来一起吃就道“梅姐,来一起吃吧,一会儿菜都凉了。保姆:没事,你们先吃吧,我坐那里不合适。韩伟:有什么不合适的,来一起吧,不用那么拘束。李娜在一旁也没怎么开口。陈雪梅看韩伟都这样说了,就不客气的走过来一起吃了。吃完后李娜上楼了,韩伟没事在客厅看电视,陈雪梅收拾着餐桌。到了晚上深夜的时候李娜洗完澡去准备睡觉了,韩伟这时候还在上网,保姆也在楼上。韩伟见都没有人了,楼下的灯也全部关了,就跑到门口抓起保姆的鞋子放在鼻子上深深的嗅了一口,那气味一下把韩伟呛住了,真臭,太臭了,这保姆都不洗脚的嘛。不过这气味韩伟一下子就迷恋上了,在那不停的嗅着,左手拿这一只破高跟嗅着,右手拿着一只去搓着JJ。不一会儿就射了,韩伟一下子脑子清醒了,把鞋子放回去,然后上楼睡觉去了。韩伟料想不到的是他做的一切都让保姆给看到了,保姆下楼去厨房倒水,听到门口有声音,就去看看,结果看到了韩伟拿着自己那双破鞋子在闻在舔,还用自己的鞋子踩他的JJ,真变态,惊讶的张大了嘴不敢出声,躲在沙发后面看完了这一切,等到韩伟上楼了,她才从沙发后出来,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好好的消化一下。过了一会儿陈雪梅去电脑房,打开电脑,去查了一下,原来韩伟这是恋足,怪不得中午的时候一直盯着我的脚,晚上回来还在门口看了半天,原来是在看我的鞋子,男人就是贱。想到这里陈雪梅脑子里突然有了个想法想掌控者男人“明天去买两个摄像头,安装在门口,把他的行为一切都拍下来,看他以后怎么逃出我的手掌心。”陈雪梅也上楼睡觉去了,这一夜他睡的特别的香。第二天天亮了,陈雪梅早早的起来把早餐做好,这时候韩伟也起来准备去上班了,韩伟来到楼下,看保姆都做好早餐了,就跟保姆打招呼,早呀。陈雪梅冷冷的看了他一面,点了一下头算是回应了,韩伟看保姆的反应有点怪怪的,不过也没有太在意,吃了早餐就出门了。李娜的假期也结束了这时候也下来了,吃了早餐也匆匆的去上班了。家里就陈雪梅一人了,陈雪梅收拾收拾就出门了,去买了两个针孔摄像头然后立马回家了,把门口跟客厅安装好之后,心里乐滋滋的回味着掌控韩伟的感觉。突然听到了一阵婴儿的哭声,原来是他们的宝宝哭了,陈雪梅去把奶水冲好,然后去喂婴儿,在把婴儿抱在手里的时候,突然脑子里有一点邪恶的想法。这韩伟那么变态喜欢恋足,他的孩子肯定也不是什么好鸟,有什么养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娃。陈雪梅先不给孩子喂奶了,把自己的袜子拖了,把臭脚的小拇指放在婴儿的嘴旁,婴儿好像碰到了奶头适得,张嘴就去啂,其实陈雪梅也知道,那么点大的婴儿懂什么,什么放嘴边他都会去吸,不过也乐笑了。把小脚趾让婴儿吸,吸了一会儿才给他奶喝,婴儿又睡着了,闲着无聊的陈雪梅去电脑房上网,查询一切有关于韩伟恋足的行为,也知道了什么是SM。到了傍晚的时候,陈雪梅把饭菜做好,到房间把自己一双臭丝袜拿来放在高跟里,呵呵一笑,:给你加了点料。没过多久韩伟夫妇一起回来了。陈雪梅:回来啦,可以吃饭了。陈雪梅注意着韩伟的眼神,果然没有出她意料,韩伟的眼神还是瞄了一眼她的破高跟,不过很快就躲过了。两人进门客套了一下就开始吃饭了。吃完后两夫妻在客厅聊天看电视,陈雪梅在厨房收拾这。心里想道:“先让你乐吧,到时候让你当我脚下的一条狗,看你还乐不乐,哈哈。”收拾完后,陈雪梅上楼回自己房间了。韩伟李娜看看聊聊也10点多了,李娜:老公,我们睡觉去把,明天还上班。韩伟:恩,你先上去,我一会儿马上来,这里一点点看完了就来。李娜:嗯,那我先上去了哦。韩伟见老婆走了,坐了半小时,看没动静了。就跑到门口,抓起保姆的鞋子放到鼻子里,看到里面还有穿的发黄变硬的臭丝袜,韩伟一阵激动着,拿起来就疯狂的嗅,还用舌头在袜茎舔,然后把整个袜子噻进嘴里,再对着保姆的鞋子磕头,嘴里还喊着,奶奶的鞋子,我给您磕头了,磕了30个,韩伟用保姆的臭袜子把自己的蛋蛋绑起来,然后用高贵的破高跟掌压着JJ,还有只手抓着鞋子一阵狂舔。一会儿射了,把鞋子射的全是,韩伟收拾着残局,然后上楼了。
韩伟回到楼上见老婆还没有睡,“李娜:你干什么那么了,半天才上来。”韩伟:没,没,在楼下看了点资料。李娜:哦,老公我们那个吧,有段时间没有做过了,我想要。还没有等韩伟反应过来,就抱着韩伟接吻了,突然李娜感觉韩伟的嘴有点味道。”李娜:你吃什么了,怎么嘴那么臭呀。韩伟含糊的解释说:“没有呀,可能最近上火吧。”李娜:那我明天给你去买点降火药,赶紧去刷牙去。韩伟心里想到“我这火还真不是一般的东西能降的,只有陈雪梅的鞋子,袜子。”但韩伟那敢说呀,立马应道:”好,好,好,我去刷还不行嘛。一会儿后韩伟回来,李娜抱着韩伟道:“老公,我们开始吧,快点。韩伟心里其实一点也不想zhuo ai了,不过李娜要,他又不好拒绝,结果就慢悠悠的开始了。李娜:老公,快一点。韩伟这时候能让JJ硬起来脑海里就想着楼下门口那双陈雪梅的破鞋。操着老婆,想着和破鞋,舔过鞋子和袜子的嘴在跟老婆接吻,韩伟越想越对不起老婆。不过欲望打破了理智,经过一番激烈的缠绵,李娜也舒服了,韩伟也累了。李娜满足的道:“老公,你现在越来越厉害了。”韩伟内心想到:“能不厉害嘛,15分钟前在楼下刚跟门口的一双鞋子征战了一番,你这算第二炮了。”韩伟:那也因为老婆你太美了呀。李娜:就你嘴甜,赶紧睡觉吧,明天周末,我要带着宝宝去我妈那里住两天。韩伟:我这两天公司也有点事情,就不陪你去了,你去玩的开心点。李娜:“额,知道了,睡吧。”第二天韩伟早早的起来,到楼下,见到保姆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自己,好像一种藐视的眼神,也很随意的道:韩先生,起来了呀,赶紧吃早饭吧。韩伟应了声就草草的吃了下就出门去了。在韩伟出门的时候陈雪梅用一种在看着猎物的眼神在看他。一会儿李娜下楼了,吃完早饭带着宝宝说要去回娘家住两天,让陈雪梅照顾好韩伟。陈雪梅笑着答应着,等李娜走了,他也放下了手里的活,走到沙发瞧着二郎腿点了根烟,悠哉的享受这。脑海里想到;哈哈哈,机会来了,晚上我就把那贱货踩在脚下,让他成为我的贱狗,也让我尝尝让人伺候的感觉。那小贱人还让我照顾好他,看他那副贱样,我都想玩死他,我的一双破鞋就可以让他认祖宗了,还是到我脚下伺候我吧,等老娘收拾了这贱货,再收拾这贱B。陈雪梅越想越乐了,一副可以看到以后日子的样子。陈雪梅到冰箱拿了灌酒再拿了点吃了,来到客厅打开电视开始享受这,已经当自己的家一样的随意。很快的到了傍晚了,韩伟也从公司开车回家了,一进门看保姆把腿翘在茶几上看着电视。韩伟:我回来了!陈雪梅:吃饭吧,饭菜做好了。两人双双进入厨房,陈雪梅:你老婆去娘家了,要过两天回来,让我照顾好你。”韩伟:那就麻烦梅姐了。陈雪梅:那里的话,我是你们发钱顾来的,着是我该做的。“韩伟笑着客套下。”陈雪梅:今天就我们两个我就少做了几个菜,随意的吃下吧。”韩伟:没事,我什么都吃,不挑。陈雪梅也顾自己吃了,没有理韩伟了。一会儿吃完了,韩伟去打电脑了,陈雪梅收拾了下就上楼了。到了10点的时候韩伟走到门口,又一副迫不及待的抓起那双破鞋开始舔起来了,舔着舔着脱下了裤子开始用鞋子撸JJ。正当爽着的时候,突然一声问候让韩伟脑子了嗡了一下,傻在哪里。陈雪梅:哎呀,韩先生,你在干呀。韩伟:没有,没干嘛。陈雪梅:那你抓着我的鞋子在舔,多脏呀,我都好久没有洗了,还用我的鞋子撸你的JJ。韩伟:不脏,不脏。韩伟也不知道怎么讲出这样的话,好像没有经过大脑直接就回到了。陈雪梅故意的道:那你是不是很喜欢我的鞋子呀。韩伟:是的,请你不要告诉我老婆好吗。陈雪梅:哈哈,你这喜好真的有点特殊呀,不过你这算要求我呢,还是请求我呢。韩伟: 我求求你。陈雪梅:求人要有求人的样子嘛,正式一点。韩伟见陈雪梅这样,心里越来越开始犯贱了,平时一直在电脑里看SM视频,就是没有经历过。韩伟突然给陈雪梅磕头,“求求您不要告诉我老婆好吗”陈雪梅:哈哈哈,韩先生你这是干嘛,干嘛要给我磕头呀,我可受不起呀,我是你发钱顾来的保姆,你把我开了就是了啊。韩伟:我喜欢你的鞋子,你可以留下来,我工资可以加倍的给你,只要让我舔舔你的鞋子就好,但是不要告诉别人。陈雪梅:哈哈哈,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变态的人,今天到是头一会见,长眼了。我这里有份视频,你想看看嘛。韩伟:什么视频?”陈雪梅:来吧,到客厅来。来到客厅,陈雪梅打开电视,把U盘插进去,然后开始播放。韩伟看着视频突然傻了,“你什么时候拍的,”陈雪梅:两天前我就发现了,那时候你一直盯着我的脚看,我就觉得怪怪的,晚上的时候你拿的我的鞋子做哪些事情,你以为没有人,其实我也给你吓到了,躲在沙发后面不敢出声,第二天我上网查了下你的行为,原来是恋足,喜欢别人的鞋子一类的。我就去买了针孔摄像头把你拿我鞋子做那些都记录下来。韩伟:你把这些都记录下来想干嘛?要钱吗,要多少,你开个价。陈雪梅:多少你都肯给吗?韩伟:只要你开出价格,我都可以满足你。陈雪梅想着,要不要拿笔钱走了算了。不过理智告诉他,不要被金钱迷惑,掌控这男人不等于掌控这所以钱了嘛。陈雪梅:我不要钱,我要你当我的狗,哈哈哈。韩伟:什么!这不可能。陈雪梅诱惑道:韩先生,你看看的我脚,你想舔吗?过来闻闻,味道一定比那双破鞋子舔着舒服的。韩伟盯着陈雪梅的脚看,很想去舔它。陈雪梅:还等什么,着不是你想要的吗?只要往前两步,你就可以舔到它了,来吧,我知道你很想舔,不要再犹豫了。韩伟最终没有克制住,突然让陈雪梅的脚边扑过去。陈雪梅立马把脚收了回来。“哈哈哈,刚不是不舔的嘛,怎么现在又想舔了呀。”韩伟:求求您,让我舔舔你的脚。”陈雪梅:想舔我的脚你要先求求它,它要是同意了,我就把我的脚让你舔舔。韩伟感觉到一阵屈辱,不过想舔到面前这只臭脚的欲望战胜了理智。陈雪梅坐下沙发道“好了,现在你可以过来求求我的脚。”韩伟爬到陈雪梅的脚边,一时没有反应。陈雪梅:还不求?不想舔它了吗?给它磕头,求它。”韩伟听到陈雪梅的话好似下命令适得,立马给她的脚磕头。韩伟:“求求您高贵的美脚,让我舔舔您。陈雪梅哈哈大笑起来,觉得自己无比的高贵,都这岁数了,还有人想舔自己的着双臭脚,还不停的给我的脚磕头,内心无比的自豪跟满足,不过没有理会韩伟,点了根烟,看着韩伟继续给她的脚磕头。韩伟见陈雪梅没有答话,也不敢停下来,就继续在哪里磕着,嘴里一直在那里念着。磕了半个小时,陈雪梅也见韩伟有点累了,也就不让他磕,要继续下步的行动,要慢慢的征服他。陈雪梅:好了,看在你那么有诚意的份上,我的脚可以让你闻闻了,不过只是闻闻哦,不可以舔,要是舔了它会不高兴的,哈哈哈哈。韩伟着时候好似饿狼见到肉适得,一把抓过陈雪梅那只臭脚放在鼻子前面用力的嗅着,像似要把这这脚都给吸进鼻孔里适得,非常的陶醉那种酸臭味。陈雪梅见韩伟的贱样,乐坏了,看着脚下给自己磕了半小时的头,就为的能闻闻她的脚,自己的计划算是成功了,男人就是贱,哈哈哈。差不多10分钟,陈雪梅收回来了脚,看着韩伟问道:“怎么样,是不是很开心,能闻到它的问道,比门口那双破鞋子要强吧。韩伟立马答道:是的,是的,太好闻了,是世界上嘴好闻的东西,任何东西都没有您的脚香。陈雪梅听到韩伟的回答笑道:“哈哈哈,贱货,真是贱,这只是我的一只臭脚呀,既然能让你疯狂到这种地步,你说你是不是天生下来就是为了能闻我的脚而存在的啊,哈哈哈哈。韩伟:是的,我从我妈肚子里出生到现在就为了您的脚而存在。韩伟已经语无伦次了,陈雪梅说什么,韩伟就是什么。陈雪梅见韩伟这样很满意了,“哈哈,那你现在想舔舔它吗?”韩伟:想,想,我想舔。陈雪梅:你想舔什么,告诉我。韩伟:“我想舔您的脚。”陈雪梅:“这样呀,不过不可以,只有狗才会去舔脚的,你是狗吗?”韩伟不知道怎么回答。陈雪梅:不想舔呀,那我要走了哦。”韩伟:不要走,我是狗,我想舔你的脚。陈雪梅哈哈大笑着,“那你是谁的狗呀,野狗我可不让它舔我的脚哦,哈哈哈。韩伟已经不管那么多了,只要能舔到眼前的脚,说什么都可以。韩伟:我是您的狗,我是您脚边的一条狗。”陈雪梅:哈哈哈,你早干嘛不怎么说呢,要不然早就可以舔到我的脚了,贱货。韩伟:是, 贱狗的嘴笨,现在可以舔您的脚了吗?”陈雪梅:“你是我的狗,狗是干嘛的,狗是只能听从命令的,没有要求的,想舔我的脚,你得求求我。韩伟:求求您,让我舔舔您的脚。陈雪梅:“贱货,怎么称呼我的,你是我的狗,我是你的主人啊。”韩伟:主人,主人,求主人让贱狗舔你的脚。”陈雪梅听到韩伟的称呼她为主人了,高兴了。“贱狗,你要乖乖的听主人的话哦,要不然以后就不让你舔主人的脚。”韩伟:是,是,贱狗一定听话。”陈雪梅:“舔吧,看把你馋的,好好的舔舔它,要把它的味道记在心里,记在脑海里哦。韩伟见陈雪梅答应了,就把陈雪梅的臭脚捧在手心里,好似抓到宝适得,生怕别人抢走,疯狂的舔着,舌头在脚掌,脚趾上来回游走着。陈雪梅:贱狗,脚趾缝里舔舔,哪里有脚气,都起泡了,好好舔,一定非常好吃的。韩伟把舌头往陈雪梅的脚趾缝里钻,哪里的味道非常浓,很咸,还有一个个小水泡,韩伟感觉一阵恶心。陈雪梅:“怎么,不好吃呀,不好就不要吃了,那么难为情干嘛呢。”陈雪梅收回了脚。韩伟见陈雪梅把脚收回去了,好事谁抢走了食物适得,立马求道:“不是的,主人,好吃,很好吃,主人的脚是最好吃的,又香又可口,比任何东西都好吃。陈雪梅:是吗?刚怎么没见得,真有那么好吃吗?我做着都闻到臭味了,难道不臭吗?韩伟:“主人的脚比饭菜还要可口,怎么会臭呢”陈雪梅听了乐坏了“贱货,你怎么可以这么贱呢,你妈怎么生你生的那么贱,哈哈哈,那你以后别再吃饭了,吃我的脚垢就可以了,哈哈。韩伟:是是是,都听主人的。陈雪梅:贱货,真贱,给我舔。陈雪梅再次把脚伸到韩伟面前,韩伟见到离去的美味再次归来,就更加珍惜的舔着眼前的臭脚。陈雪梅感觉自己的脚让别人舔着怪舒服的,痒痒的感觉,很爽,就躺在享受这,不时还下着命令。舔了一会儿,陈雪梅感觉脚都给舔的起皱了。陈雪梅:“好了贱货,都舔皱了,去打盆水来给我洗洗。韩伟:是,主人。陈雪梅就翘着腿点了一个烟,惬意的等着这屋子的主人,自己的老板给自己打洗脚水去了。一会儿韩伟打了一盘水来到陈雪梅的面前。韩伟:”主人,可以洗脚了。"陈雪梅把脚伸到盆里,见韩伟还傻傻的跪着,大声道:“你还傻着干嘛,还不赶紧的帮我洗脚。”韩伟把手伸下去。陈雪梅:贱货,用你的狗嘴去洗,你的舌头也就配给我舔脚,洗脚的。韩伟:是,主人。韩伟马上把头伸向洗脚盆,用舌头舔着脚趾和洗脚水。陈雪梅:贱货,我的洗脚水甜吗?你老婆的嘴甜一点,还是我的洗脚水甜。韩伟:当然是主人的洗脚水甜,比贱货老婆的嘴甜无数倍。陈雪梅见韩伟能贱到这种程度,也出乎她的意料,着时候他越想羞辱她脚前的男人。陈雪梅:是吗,那要是你老婆和我的脚两个选择一个的话,你会选择谁呢。这个话题把韩伟问住了,不知道怎么回答。陈雪梅见韩伟没有回答,抓起韩伟的头,啪啪啪,几个巴掌扇到韩伟脸上,韩伟给打懵了。陈雪梅:“贱货,让你舔我的脚,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气知道吗?还不懂得好好珍惜,别人我还不让他舔呢。韩伟害怕的道:“ 是,能舔主人的脚是贱狗的福气。”陈雪梅:“贱货知道就好,那我就赏赐你把我这只脚嫁你为妻,以后专门就伺候它,爱护它好了,你老婆以后就当二房,我的这只脚就是你的正房了,听懂了吗?”韩伟听傻了,要取眼前的一只脚,自己美貌的老婆还不如眼前保姆的一只脚,还要沦落到当二房。陈雪梅见韩伟没有回答,又是几个巴掌打过去,啪啪啪“贱货,听到了没有。”韩伟好事给打怕了,连忙回答:知道了主人,贱狗的老婆以后就是二房,你的高贵的玉足就是我一生的妻子。陈雪梅哈哈哈大笑,“哈哈,贱,真是贱,一只臭脚就能征服你,我还太高看了你。“那我就成全你了,来给我磕头,让我把我的左脚嫁给你。" 韩伟听了,娶她的脚当老婆,还只能娶一只,哎。陈雪梅好似看出韩伟的意思,开口道:“怎么,不乐意啊,就一只,难道你还想要一双呀,你配吗?再说谁娶老婆娶两个的呢,要一心一意嘛,你说呢,是不是。”韩伟答道:是是是,主人说的太对了。”“求求主人把您高贵的美脚嫁我为妻,我愿一生守护它,爱护它,照顾它到老。韩伟说完把头抬了起来,结果看到了陈雪梅正拿着手机在拍摄刚才的一切。韩伟的心好像一下子就掉到了谷底。陈雪梅:“哈哈哈,贱货,我把刚你向我脚求亲的经过都拍下来了。
你就一辈子当我的狗好好的伺候好我,要不然我就把刚刚的视频到处给人看,你就不用做人了,哈哈哈。韩伟傻了,也没也办法了,只能求陈雪梅。韩伟:“求主人开恩,不要把视频宣传,贱狗一定好好伺候好主人。”陈雪梅:“看你还有点觉悟的样子,既然你诚心的恳求我,我就不外传,不过你要伺候好我,等你老婆回来,我要你老婆也成为我脚下的一条贱母狗,知道了吗?你知道该怎么做的吧。”韩伟:“知道了主人。”陈雪梅:“既然你已经向我的脚求婚了,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了你吧,哈哈哈。”“你的爱妻脾气有点不怎么好哦,你要好好的对它知道吗?来,亲吻你的爱妻,然后给你爱妻磕30个头。韩伟抱着主人的脚深深的亲吻着,那眼神好似看自己的妻子,弄的陈雪梅一阵大笑。陈雪梅:“那么快就移情别恋了呀,有的新老婆,忘记了自己原来的老婆了,哎,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喜欢上别人哦。韩伟立马道:”主人放心,我决定一生只爱它一人,觉不爱其他的。”陈雪梅:“额,乖,主人替它敢到高兴。“想要跟你的爱妻zhuo ai吗?想让你的爱妻踩你的JJ吗?韩伟的xia ti早就憋着难受了。韩伟:“求主人赏赐我跟爱妻zhuo ai的机会。韩伟给陈雪梅磕头恳求着。陈雪梅:“今天是你们大婚的日子,我就开恩让你先跟你的爱妻熟悉熟悉,好好亲热亲热,以后你只需在我脚下she jing,也就是被你的爱妻弄射,其他的不可以,也不可以自己弄射,知道了吗?而且以后想要的话你要求我,看我的心情决定你今后性释放的决策,哈哈哈。韩伟:“多谢主人,贱狗给主人磕头。”陈雪梅:“现在还不能让你跟你爱妻亲热哦,主人的脚让你舔的爽死了,都满足了你的口味,也帮主人舔舔下面吧,哈哈。韩伟:“是的,主人。”陈雪梅站了起来,把裤子脱掉,穿着条内裤,看着韩伟道:“贱狗,你想舔主人的下面吗?韩伟眼睛都看直了连忙道:”主人,贱狗想舔。”陈雪梅:“那钻到我胯下给我磕头,请求我让你舔我的B吧,哈哈。韩伟把头伸到主人的胯下,然后重重的磕了几个头,陈雪梅用脚踩住了韩伟的头,表示可以了,然后脱下内裤,低到韩伟面前,陈雪梅:“来闻闻主人的内裤想不想。韩伟把鼻子凑过去,嗅了一口气,差点没呛到,那闻到太弄了,骚臭味。陈雪梅:“哈哈 ,不错吧,是不是很香呀,主人的下面年轻的时候不知道让多少人草过,就你这贱货求着我,给我舔B,这贱,看你求着那么诚恳的份上,我就答应你了,把内裤套头上,然后给我舔。韩伟伸手接过内裤,套在头上只有露出两个眼睛和嘴巴,样子惹的陈雪梅一阵大笑。陈雪梅:“哈哈哈,贱狗,开心吗,带上我内裤,你祖宗十八代修来的福气知道吗?哈哈哈,以后在家里就天天带着,没有我的允许,不可以取下来,知道了吗。”韩伟感到一阵羞辱感也很兴奋连忙道:“是,主人。”陈雪梅:“来吧,好好的给主人舔舔,熟悉主人生你养育你的地方,哈哈哈。”韩伟:“是,奶奶。”韩伟不知不觉的叫了声奶奶。陈雪梅好像没有听清楚,又问了下,你刚叫我什么来的?韩伟:“贱狗刚脚您奶奶。”陈雪梅:“哈哈哈,对,以后就这么称呼我,贱孙子,没想到我那么一下子有了你那么大的孙子了呀,我的女儿也才5岁呢,哈哈。”韩伟觉的陈雪梅在羞辱他,不过心里别人的刺激,也很高兴,给陈雪梅磕头。韩伟:奶奶的女儿就是孙子的妈妈,以后孙子一定孝敬好奶奶跟妈妈。”陈雪梅听着都笑的不行了,一个比自己大了差不多10岁的人,喊自己奶奶,而且还要喊自己才5岁大的女儿为妈妈,想到这陈雪梅觉的自己的生活真的变了,从一无所有到拥有一切。陈雪梅:对对对,贱孙子说的好,改天奶奶把你妈妈接过来,让你们这对贱夫妻给你们的妈妈磕头好不好呀。韩伟:“谢谢奶奶。”陈雪梅:来帮你奶奶我舔舔,舔舒服了奶奶有赏。韩伟把头埋向了主人的部下,然后舌头伸到主人的yin dao,开始舔着,主人的yin dao非常的宽松,应该是年轻的时候当小姐让人给操的,没舔一会儿就留水了,主人就把我的头死命的往里按,好似要把我的头整个的给噻进他的yin dao里,还带着命令。陈雪梅:”贱货,用力,给我吸,里面都是养育你长那么大的奶水,全都给我吸到嘴里吃下去,哈哈哈。“对,就是这样,用力点,舌头往里伸,使劲的掴。陈雪梅一边享受这韩伟舌头带来的快感,一边羞辱这韩伟,感觉特别的爽,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也从来没有一个男的会跪着自己面前让自己羞辱,还要讨好自己。陈雪梅:“贱孙子,奶奶的蜜xue好吃吧,是不是很舔呀,慢点,都是你的,没有人跟你抢,哈哈哈。”陈雪梅点了根烟,舒服的享受这。韩伟这时候舌头舔的有点麻木了,陈雪梅看韩伟越来越慢了,抓起头了就是一巴掌。陈雪梅:“贱货,是不是没有吃饭呀越来越没力了,要是伺候我不满意,看我怎么收拾你这贱货,妈的,给我用力舔,***的。陈雪梅把烟吸完灭了,抓起韩伟的头。陈雪梅“张开嘴巴,赏你口口水,哈哈哈。”陈雪梅吸了下鼻子,吸了很大一口浓痰,还用舌头弄到嘴巴,命令韩伟把嘴张开。韩伟突然感觉非常的恶心,虽然恋足,不过不能接受着种程度。陈雪梅看韩伟不张嘴,一口把痰吐到了地上。陈雪梅:呸,不吃是吧,贱货,老娘的口水一般人还吃不到,赏赐给你还嫌弃了,抓住韩伟的头发巴掌一阵狂甩。韩伟不敢躲避,只能任由着主人打着。打了差不多5分钟,韩伟的脸也肿了,陈雪梅收也打酸了。陈雪梅:“贱货,以后我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许有一点点的不遵从,那怕我叫你去死,知道了吗?不过你好好的伺候我,我才不会让你去死呢,是不是,贱孙子。”韩伟也给打怕了,深怕主人再打他。韩伟:“是,奶奶说什么就是什么,贱孙子以后再也不敢了,求奶奶原谅。韩伟给陈雪梅磕头求饶着。陈雪梅:“把地上的痰给我舔到嘴里,奶奶就原谅你了。”韩伟二话不说,立马伸舌头把地上奶奶吐的臭浓痰舔到了嘴里。陈雪梅“好好的先品尝下,然后告诉奶奶什么闻到的,要想好了再回答哦。”韩伟把陈雪梅的那口臭浓痰喊在嘴里,那模样就好比平时吃到很好吃的美味一样,惹的陈雪梅大笑。陈雪梅:“什么味道,告诉奶奶。”韩伟:“奶奶的舔,很舔,比蜂蜜还要甜。”陈雪梅听韩伟这样说,差点没有恶心的吐。陈雪梅:“贱孙子,你怎么可以那么贱,不过你越是贱,奶奶就越喜欢,哈哈哈。什么比蜂蜜还要甜,我告诉你,那不就是我吐的一口痰,知道吗?满大街上到处都是这样的痰。”韩伟:“奶奶身体里的东西就是好吃,就是香,孙子就是喜欢。”陈雪梅乐坏了,“哈哈,那么快就开窍啦,懂的讨好奶奶啦,那奶奶拉的屎你吃吗?韩伟一阵怕,不过还是硬着头皮答应道:“能吃到奶奶的屎是孙子的福气。”陈雪梅笑的不行了。陈雪梅:“哈哈,贱,连屎也要吃,果然是最贱的狗,狗都是吃屎的,不过呢,现在不让你吃,要等你老婆来了,让你们求我拉给你们夫妻两一起吃,做一对吃屎狗,哈哈哈。”韩伟:“是,奶奶。我们只配吃你的屎。”陈雪梅:“来,给你5分钟把奶奶舔到高潮,要不然晚上就把你关在门外,还要扒光你的衣服。韩伟听到奶奶这样说就怕,二话不说,把嘴凑向陈雪梅的臭yin dao,使了吃奶的劲舔着,当时就怪爹妈给给自己多生几条舌头来了。一会儿陈雪梅就高潮了,喷了韩伟一脸。陈雪梅:“把脸上的全都摸到嘴里吃下去。”韩伟把脸上所以奶奶喷出的yin水全部吃下去后,陈雪梅让他把衣服全部都脱掉,韩伟现在比绵羊都要乖,说什么是什么,把衣服全部脱光,就只有头上的内裤没有动。陈雪梅:“刚伺候的奶奶非常的舒服,现在奶奶赏赐你,跟你的妻子好好的亲热亲热好不好呀。韩伟:”求奶奶赏赐。”韩伟给陈雪梅磕头着。陈雪梅把右脚伸到韩伟鼻子前面,说道。陈雪梅:“奶奶把这只脚让你闻着,让你的妻子跟你zhuo ai好不好。这把韩伟乐坏了。陈雪梅把左脚踩着韩伟的JJ揉搓着,一只脚在韩伟面部挑逗着,弄的韩伟越来越犯贱。不过脚下就不用力,就慢慢一下没一笑的挑逗着。韩伟:“求奶奶让孙子射吧。”陈雪梅:“那么快就受不了了呀。那你求求你的妻子,它要是愿意了奶奶就让你射。”韩伟:“求求妻子大人,让我射吧,然后给陈雪梅的左脚磕头。”陈雪梅:“什么妻子不妻子,不就是我的一只脚,还不是我要让你射就射,我不动脚,你辈子都别想射,哈哈哈。韩伟:”求奶奶,求奶奶了。”陈雪梅:“好吧,今天是你的第一次,也是你跟你妻子zhuo ai的第一次,就当你们的结婚纪念日把。以后记得每年给你的妻子买纪念礼物哦。韩伟:“知道了,奶奶。”陈雪梅着时候脚下用力的揉搓着,没有一会儿韩伟就射了,全部射在了主人的脚上。陈雪梅:“把我脚上的全部舔掉。”韩伟刚射过,脑子一下子非常的清醒,看到自己射在主人脚上的东西,要去舔自己射的,就恶心,不愿意了。陈雪梅这时候也察觉到了,男人一担射了,就没有了欲望,不好控制。陈雪梅厉声道:“舔,贱货,不舔干净,老娘就把你所以照片视频贴的到处都是。韩伟没有办法,只能硬着头皮去舔自己的jing ye。舔干净后,陈雪梅说要去洗澡了。陈雪梅:“给我趴好,拖着我去厕所,伺候老娘洗澡,哈哈哈。韩伟趴下,陈雪梅坐在韩伟的背上,一直拖到厕所,陈雪梅下来了,做在马桶上。陈雪梅:“把浴缸的水放满了。韩伟把浴缸放起了水,然后又跪在主人脚下。陈雪梅:“以前都是我伺候别人洗澡,现在也试试让别人伺候的感觉。陈雪梅站了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韩伟,用手抬起他的头,正好到她的yin hu哪里过。陈雪梅坏笑着转过身,把屁股对韩伟“乖孙子,帮奶奶舔舔pi yan吧,奶奶也想感觉下pi yan让人舔的感觉,哈哈哈。韩伟刚经过she jing,没有欲望,着时候陈雪梅要让韩伟舔那拉屎的地方,韩伟有些害怕。陈雪梅当小姐的时候经常也被那些顾客要求舔他们的pi yan。陈雪梅:“称奶奶早上刚拉完屎,现在还留着味,先让你熟悉熟悉吧。一会儿洗了可就没有了哦,哈哈,哈哈哈。韩伟不想被打,也就用双手扒开陈雪梅的屁股,把舌头伸向了pi yan,鼻子里闻到了一种屎臭味,嘴巴里苦涩的味道。陈雪梅:”原来舔pi yan那么舒服呀,哈哈哈,贱孙子,你是不是第一次舔到pi yan呀,以后只准舔奶奶一个人的pi yan哦,把你的准许配给奶奶的pi yan了,知道了吗,哈哈哈。是不是有感觉在跟你老婆接吻的感觉,对,就回想你的初吻,是不是这种感觉。陈雪梅一直羞辱这韩伟。韩伟让羞辱的下面又硬起来了。陈雪梅:“哈哈哈,贱孙子,怎么,奶奶的pi yan有那么好舔嘛,舔的下面又硬了,是不是感觉比你老婆的贱嘴还要香呀,哈哈哈。韩伟:”是的,奶奶。”陈雪梅:“就知道你又犯贱了。”好了,以后有你舔的。然后进入浴缸开始洗澡。陈雪梅泡着浴缸里,韩伟跪在外面,陈雪梅要求韩伟舔她的脚趾,只准吸大拇指,看似在给kou jiao的感觉,陈雪梅特别的满足。泡的差不多的时候,陈雪梅:“可以了,给我擦上沐浴露把。”韩伟把沐浴露摸满了主人的全身,然后用清水洗净,着时候陈雪梅看到了李娜平时用的护肤品。陈雪梅:“这护肤乳多少一瓶。”韩伟:”奶奶,5000多一瓶“陈雪梅惊讶:“啊!怎么一小瓶要那么跪呀,靠,老娘以前一个月也没有赚5000,来你这还给3000,两个月才买着一瓶。你那贱B老婆到是挺会保养的嘛。陈雪梅着时候生出了嫉妒的心里,为什么别人命就那么好,我的命就那么苦,一个女儿还要养,男朋友还跑了。陈雪梅一下子脸色变了严肃的说道:“以后你老婆所以的东西都要用我剩下的,或是我用过的,任何东西。”韩伟一看主人的脸色不太对,立马说道:”是奶奶。韩伟帮陈雪梅擦干身体,然后把老婆的护肤乳涂上。陈雪梅现在也不当韩伟是人了,无所谓的道:“背我上楼,去你的房间。”陈雪梅连衣服也不错就夸上了韩伟的背上。韩伟把陈雪梅背到自己房间放到床上,自己又跪到了她面前。陈雪梅:“***的,两贱B住的房间挺大呀,让老娘住那破房间,以后我就住着房间了。“陈雪梅看到墙上韩伟和李娜的结婚证,陈雪梅:“哎呦,着结婚证拍的不错呀。改天全部给我取下来扔掉,现在先放着,我要让你老婆看着你在我脚下让我羞辱,哈哈哈。过来给我舔脚,韩伟爬到脚边,继续给陈雪梅舔脚。陈雪梅:“贱孙子,当着你们结婚照舔我的臭脚,有没有感觉你老婆在看着你呀,哈哈哈。不过呢他现在已经是二房了,我的左脚才是你现在的真正的老婆,以后你的姐还得管我的臭脚喊声姐,哈哈哈。陈雪梅想到那整天一副高高在上的女人跪在自己脚边喊自己的臭脚为姐姐,做梦都会笑。陈雪梅:“贱孙子,好好舔,晚上要含着奶奶的脚趾睡,明天起来要是发现你嘴里没有亲吻着你的老婆,看我怎么收拾你,贱货。韩伟一直努力的舔着,一会儿主人就睡着了,韩伟钻到脚那头含着主人的脚睡觉了,怎么也睡不着,也不敢动,生怕把主人吵醒了,就一直摆着一个喊着主人脚的姿势,一想到以后可能要在这女人的脚下过完一生了,以后的日子肯定非常的灰暗,不过能怎么办呢,韩伟认命了。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0

帖子

124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影券
0
积分
124
发表于 2018-5-22 17:17:38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ffhhrfgghddghn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女主影城

GMT+8, 2018-10-19 12:48 , Processed in 0.08759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