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女主影城|SM女王调教|女主天地踩踏视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75|回复: 1

[恋足文学] 从小开始的女王

[复制链接]

4万

主题

4万

帖子

1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影券
8
积分
133436
发表于 2018-1-4 14:1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小开始的女王
                  
                    作者:thfqy
                   字数:17246   
                         我的乳名叫菅囝囝,菅如雪这个名字是我上初中时才取的。四岁以前,我几乎没有什么记忆,只有三件事情记忆清晰,以至于我在之后的一生中都无法忘记。
  第一件事,我刚满三岁时的一个闷热的晚上,我被一阵「啪啪」响声惊醒,我坐起来看见了一幕令我惊异的镜头,只见我的妈妈正坐在我的父亲胸膛上,两只手抽打着父亲的脸颊,她竭力压抑着自己的笑声,不时往父亲的嘴里吐一口痰或者唾沫,父亲则不停地小声叫着「妈妈」。一会儿,妈妈背对着我把自己的肛门放在父亲的嘴上,父亲拼命在妈妈的肛门上吮吸着,很快,我就看见妈妈金黄色的屎一节一节慢慢落进父亲的嘴里,父亲吃屎和妈妈的拉屎配合得天衣无缝,妈妈拉完了,父亲嘴里一只剩下最后的糊状的稀屎,最后妈妈端过来自己刚尿得一老碗黄橙色的尿,父亲坐起身,双手接住,「咣当咣当」几大口就喝得一干二净了,妈妈往父亲嘴里啐了一口唾沫笑嘻嘻的问「儿子,香不香呀。」父亲一边磕头一边回答,「香,太香了,妈妈。」妈妈正要准备将自己的一只脚塞进父亲嘴里时,突然发现了我,妈妈显然吃了一大惊,她慌忙丢下父亲,手脚并用,快速爬到我身边,把我搂进怀里说:「我的宝贝女儿什么时候醒来了,怎么一声不响的?刚才,妈妈和你爸爸在玩亲密游戏,妈妈和爸爸的这种事情你既然看见了,在外面千万不要乱说呀,如果乱说会被别人耻笑的,其实别人家的父母也都是这么玩的,记住妈妈说的话了吗?」我自然很听话的点了点头说「妈妈,我不会乱说的,因为你和爸爸这么玩,只是为了给我生一个弟弟。」妈妈和爸爸听后,都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第二件事,是在这件事之后两个月的一天清早,天还没有大亮,我提前醒来纯粹是被尿逼得,我找不到床下的尿盆,只得急匆匆的往外跑,这时,我听到了清脆的耳光声,我循着耳光声往前走了三十多步,眼前的一幕使我惊呆了。只见在我家厕所的外面,我的祖父只穿着一条深蓝色短裤,跪在我妈满面前,妈妈正胳膊抡圆了抽打着他的黑瘦脸颊,一边打一边骂:「你这条老狗,天不亮就把我惊醒了,迟一会儿就把你饿死了,昨晚我那一大碗呕吐物还没把你这老狗吃饱,你是上辈子的饿死狗啊,气死我了,今天不给你一点颜色,你这老狗越发没有王法了。」也不知打了多少耳光,妈妈也可能是没有劲了,她仍然不解气,又用自己指甲在祖父的脸颊上使劲掐出了三道血口子,祖父疼得呲牙裂嘴,却不敢叫出一声。妈妈的气这才消了许多,她将自己的鼻孔伸到祖父的嘴上面,祖父慌忙张大嘴,只见妈妈一夜的淡黄色浓稠鼻涕从两个鼻孔先后飞进了祖父的嘴里,妈妈又使劲擤了几下鼻涕,便又往祖父的嘴里咯了好几口浓稠的痰液,祖父竟然兴奋地叫着「老祖宗」不断地磕着响头。妈妈将地上的屎盆子踢到祖父嘴边说:「这是我和你的小祖宗一夜给你这老狗精心酿制的美食,还不快点吃。」祖父对着屎盆子里我和妈妈一夜的屎尿磕了三个响头后,就把整个脸埋进屎盆子里面,大口的连吃带喝起来,妈妈这时候发现了发呆的我,她先是一惊,马上就恢复了平静,她招手把我叫了过去,指着正趴在屎盆子里吃屎的祖父说:「囝囝,你现在该明白了妈妈为什么不准你叫他爷爷,他其实根本就不是你的祖父,五年前,也就是妈妈刚嫁给你父亲的那一年,他沿街讨饭,凑巧在咱家门口饿昏过去,被妈妈发现,妈妈不可能见死不救呀,于是就把他救活了,他一醒过来就跪着不起来,不停地磕响头,求我收留他,我实在是可怜他,一想反正家里也没有老人,于是就收留了他,谁知妈妈好心没有好报,他竟然多次偷看妈妈洗澡,妈妈忍无可忍,打了他个半死,开始妈妈是硬着心要把他赶出去的,可最后经不住他的苦苦哀求。以后的几个月似乎很平静,在妈妈生下你的那一个月,不能出房门,你的外婆忙着洗你的尿布,于是你外婆就在天一亮把屎盆子放在门外面,让他拿到厕所倒了。半个月后,你外婆由于拉肚子,急匆匆跑到厕所,意外的发现了这条老狗正把脸埋在屎盆子里面大口吞吃着我和你外婆的一夜屎尿,你外婆当时顾不上辱骂这条老狗,只是急忙用脚踢开他的头,把一泡稀屎拉进屎盆子里,这才一只脚踩在他的后脑勺上骂道:原来你是一条爱吃屎的狗,我已经有十多年没再见到了,你这吃屎狗,爱吃屎,你就早一点说嘛,省的我和女儿那么麻烦,从今晚开始,你就做我和我女儿的马桶吧。这老狗听后竟然兴奋地给你外婆磕了半天的响头,感激涕零。你外婆把这件事随即对我说了,妈妈也不好反对,心想这样一来也省下了一个人的口粮,于是从那天以后,这老狗就只能依靠妈妈和你外婆的屎尿加上你的屎尿活命了,有时怕他饿死,妈妈和你外婆就想办法呕吐出一些还没有消化的食物给他吃,现在你想怎么做,你就自己拿主意吧。」我虽然没有完全听明白妈妈的话,但毕竟大概意思是明白了,我没说一句话,一脚踢在这条老狗的耳朵上,「滚开,我要尿尿。」妈妈放心的笑了,「宝贝,不如让这吃屎狗把自己的脸放进屎盆子里,你直接尿到他的脸上不是更好玩吗?」那老狗快速的就按照妈妈的指令做好了,嘴张得大大的。不到四岁的我确实感到了好玩,我于是蹲在他的脸上有意在他的脸上乱尿,最后的一点才尿进他的嘴里,随后我又挣了半天,拉出了两节细细的深黄色粘稠的屎,看见他吃得非常香甜的样子,我高兴的笑着,弯下腰,使劲往他的嘴里擤了两股脓鼻涕,「谢谢小祖宗的赏赐。」听到老狗这句话,我兴奋的往他嘴里咳了几口痰液,接着就用我的小脚在他的脸上胡乱踩踏了半天。开始的一个月,由于觉得非常的新鲜和刺激,老狗被我玩弄折磨的只剩下一口气了,好在我对他的兴趣随后也减弱了,他才捡回了一条狗命。
  我之所以对老狗的兴趣减弱,恰恰是第三件使我终生不能忘怀的事情。我的家的历史是很复杂曲折的,49年以前,村子风水最好的宅地几乎都是我家的,祖父当时盖了设计很讲究的中西相结合的一排排漂亮的房子,,祖父在逃亡台湾之前本来是是要带上我外婆和妈妈的,外婆偏偏赶在这个时候已经八个月的身孕,祖父不敢多做耽搁,撇下外婆和妈妈,携带他的老婆和一儿一女逃往台湾,临走时,他所能做的无非是给外婆尽可能多的留一些金条以及金银珠宝之类的东西。49年以后,这些房子全部分给了村子里的穷人,由于我的一大家人在村里的口碑普遍相当好,再加上县上负责这一片土地改革的领导对我的外婆产生了无法抑制的爱恋之情,所以就手下留了很大的情面,使得祖上的老宅邸得以完整留给了我们,至于我外婆和妈妈在我出生以前的故事,我还是以后放在合适的时间段再慢慢说给诸位听吧。
  当时紧挨着我家宅邸左边的就是后来和我妈妈结婚的父亲,右边是比父亲大一岁的他的亲叔叔,父亲的亲叔叔娶妻早,八年之间,就生了五个女儿。此时我的父亲才终于求得了妈妈的点头同意,开始准备结婚,其实妈妈这一年仅仅十七岁,由于地主出身,学习成绩虽然优异,上大学也只能是她这辈子的一个美梦了,在这种情况下,妈妈只能选择自己最放心的男人了,而父亲就成为她当时情况下的唯一的选择,她也顾不得外婆的反对,和父亲结婚了。第二年妈妈生下我的时候,父亲亲叔叔最小的女儿也已经三岁了,我父亲姓焦,但我并没有随父亲的姓,而是随了妈妈的姓,而妈妈从一开始就是随了外婆的姓,好在外婆的这个姓在离我们这个村子不远的另一个村子就有这种姓的人家,所以,大多不知底细的人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我的外婆会是一个日本人,外婆这时候的中国话已经说得非常娴熟自如了。父亲亲叔叔的小女儿名叫焦妮,她从我一出生,似乎一天不看我一眼,就无法入睡,几乎天天往我家里跑,外婆和妈妈似乎也很喜欢她,只要家里有好吃的总是第一个就给她吃,当然,后来我过了一岁,就完全取代了她的地位,但无非是她比我的待遇稍差一点而已。
  在我三岁多的时候,我记得当时玉米开始扬花,田野到处是绿油油一片一片的庄稼,焦妮把我引到村外玩耍,在玩一个抓石子的游戏时,我一次也赢不了,便犯了小姐脾气,伸出小手就打了小姑姑焦妮一个耳光,并坐在地上「哇哇」大哭,这是我印象中第一次打小姑姑,小姑姑虽然感到很突然,但看见我很委屈的样子,便慌忙想尽办法哄我,甚至抓住我的小手往她脸上打,见我仍是不停地哭,小姑姑实在没辙了,突然注意到我流出鼻孔的清鼻涕,于是就用嘴亲住我的鼻孔,用劲往自己嘴里吸起来,我连同鼻孔的鼻涕都被她吸进了自己的嘴里,我忍不住破涕为笑了。然而小姑姑接下来的举动却让我非常意外。
  焦妮吮吸干净我鼻孔里的鼻涕后,我笑嘻嘻的问道:「小姑姑,你是不是非常喜爱吃我的鼻涕呀?」焦妮毫不脸红的说:「是的,囝囝,我的确非常爱吃你的鼻涕,这都是因为我太爱你了,你以后有了鼻涕,愿不愿意给我吃呀?」「哈哈,小姑姑,你原来和我家的老贱狗一样的下贱呀。」「老贱狗,你家里谁是老贱狗?」「就是我那个祖父呀,其实,听我妈妈说,那个老贱狗根本不是我的祖父,而是几年前在我家门口被我妈妈收养的一个要饭老头。没想到,这个老头会这么下贱,从一开始就偷吃我外婆和我妈妈的屎尿,后来被我外婆发现了,他就给我外婆不断地磕响头,不断地哀求我外婆,非要做我外婆和我妈妈的马桶不可,我外婆见他实在太下贱了,实在太爱吃屎喝尿了,只好答应了他的苦苦哀求。
  从此以后,他就成我外婆和我妈妈的专用马桶了,他的每顿饭就只有我外婆和我妈妈的屎尿,后来,我妈妈生了我,我的屎尿也都给那个老贱狗吃了。小姑姑,你说他下贱不下贱呀?」焦妮听了,并没有任何的惊讶,反而语调平静的说:「是很下贱,可是,囝囝,你可能还比知道,我其实在两年以前,就开始做了你外婆和你妈妈的小马桶了。因外在两年前,我发现了一个惊人的秘密,那就是我的父母从很小的时候就是你外婆的马桶了,后来你外婆生了你妈妈以后,我的妈妈就做了你妈妈的专职马桶了,这种关系在解放以后一直持续着。我是在两年前的一个晚上下半夜起来尿尿时,无意中从我父母的对话中得知了这个秘密,我这才明白,我的父母每天一大早第一件事就去你家,原来是完成他们做马桶的使命。
  于是,我开始留心我父母的行迹,很快我就发现了你外婆和你妈妈往我父母嘴里尿尿拉屎的场面,我当时就跑进去,跪在你外婆和你妈妈面前,要求她们答应我做她们的小马桶,并威胁说,如果不答应我的请求,我就把这件事让村子里的每个人都知道,你外婆和你妈妈就只有答应我了。从那以后,我每天至少能吃上一碗你外婆或者你妈妈的屎尿了,有时还会是你的屎尿呢。看来你外婆和你妈妈并没有告诉你这件事,所以,囝囝,我和那个老贱狗一样下贱,也是个爱吃屎的吃屎狗,不过,当我每次吃你外婆和你妈妈的屎尿时,我就能明确的感觉到那是我最最幸福的时刻了。你现在已经完全知道了我的真面目,我也没有别的过分要求,我只求你不要抛弃我,哪怕以后只把我当吃屎狗一样看待,如果你能答应以后每天往我的嘴里尿尿拉屎,那我就会更加感激不尽了。」
  我此时的确被焦妮的话惊呆了,半天才缓过神来,我问道:「你为什么会爱吃屎呢?那多臭啊,你为什么不会感到恶心呢?」「囝囝,这你就不懂了,当你疯狂迷恋崇拜一个人时,你就不会觉得她身上的任何东西是肮脏的,相反,外人认为是最肮脏的东西,你却会觉得是最珍贵最甜美的东西了,所以,我每次吃你外婆和你妈妈的屎尿时都会在万分感激之下,以万分恭敬的心情,吃得十分的香甜。」「不管你怎么解释,我还是无法理解,不过,我可以和你继续来往,但我不会但应你,让你做我的马桶,因为一直以来,我都是叫你姑姑的,而且我从心里是喜欢你的,所以,你以后就不要再说这句话了。」「囝囝,你如果因为这一点的话,那从现在开始,你干脆做我的小妈妈,把我看成是你的女儿算了。」「这种话你也说得出口,万一让我外婆和妈妈知道了,如何是好?」「小妈妈,你的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你可能还不知道,我父母其实早就是你外婆的孙子和孙女,是你妈妈的儿子和女儿了,而你外婆早就称呼我重孙女了,你妈妈也早就称呼我孙女了。当然,我在她们面前还有一个专用名称,那就是小马桶。」我的心里开始起了变化,想做她的主人的念头突然产生,如果往我的小姑姑嘴里尿尿拉屎,那一定会是十分刺激和好玩的。于是我假装无可奈何的样子说:「真的是这样吗?那好吧,如果你非要这么做的话,我要再不答应,怕你会伤心。好吧,我以后就做你的妈妈吧。」「哎呀,小妈妈,我真是叫我爱的都快要发狂了,让女儿赶紧给你磕三个响头吧,这样才能将我们的母女关系确认下来呀。」焦妮说完就跪着磕响头,嘴里同时喊着妈妈,我此时的心里感道丝丝的甜蜜,不由自主的捧起她的脸抽打了十几个耳光后,笑着说:「我的女儿真乖,你既然给妈妈行了大礼,妈妈也总得有些东西赏赐你呀,来,把你的狗嘴张大。」焦妮激动得张大嘴,享受着我的痰液和唾沫吐进她的嘴里最为醉人的时刻。接下来,焦妮躺在了地上,在她的不断哀求声中,我的一泡尿淋在了她的脸上,一部分则直接尿进了她的嘴里。焦妮随后紧紧吸住我的屁眼,我感到屎就要出来了,就大声骂道:「小贱狗,赶紧躺着别动,妈妈给你制作的美食马上就出来了,你只准张大嘴,不许吞吃。」我今天的屎比往日要多了许多,并且没有昨天那么干燥,只是比稀屎更粘稠一些而已。由于焦妮不能吞吃,所以,我的这泡屎很快就把她的整张脸盘全部覆盖住了,她使劲用鼻孔吸了几下,鼻孔边的一些屎被她的鼻孔吸进去了一点,从而可以呼吸了。我十分有趣的欣赏着小姑姑这张被我的屎覆盖着的脸,浓浓的臭味直冲我的鼻孔,一阵恶心的感觉使我慌忙张开嘴,一股又一股令我更加恶心的呕吐物就从我的嘴里喷涌而出,喷到了焦妮的脸上的一层屎的上面,面条、菜叶以及从胃里呕出的粘液喷得她满头满脸。我直到实在什么都呕不出来了,才往她脸上乱七八糟的肮脏物上使劲擤了几下鼻子,吐了几口粘液,便后退几步,看着这个已成为我的小马桶的小姑姑最最下贱最最肮脏的模样。我的心里第一次升起了高人一等的优越念头,这个念头随着我年龄的一点一点的增加将会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强烈。
  这样一直过了至少两个钟头,我才准许她吞吃。我看着她用自己的小手一点一点把脸上的屎和呕吐物往自己嘴里拨着,她的小嘴不断咀嚼吞咽着,脸上的吃完了,她又自行用手清理出自己头发上的屎和呕吐物,一点一点塞进自己的嘴里,她吃的是那么的专心致志,那么的贪婪香甜,丝毫看不出哪怕是一点点的恶心的神情。最后,她跪着跟在我的身后,来到一条小河旁,洗干净自己的脸和头发,就在我的面前跪好,我站着,一只脚踩在她的头顶上问道:「吃屎的小贱狗,你真的非常爱吃我的屎吗?」「是的,妈妈,女儿真的非常爱吃你的屎。也非常爱吃你呕吐出来美食。」「哎呀,你这个吃屎狗,真是下贱得让我无语了,好吧,既然你爱吃我的屎到了这种癫狂的程度,那以后就做我的随身小马桶吧,你同时还要做好我的随身小痰盂这份工作。」「实在太感谢妈妈给女儿这么大的荣耀了,女儿将一生一世做你最最满意的随身小马桶和随身小痰盂,即使到了下辈子,女儿依旧还是你的随身小马桶和随身小痰盂,请妈妈现在就答应女儿,生生世世都不要抛弃你的这个随身小马桶和随身小痰盂。」「好吧,妈妈答应你地请求了,妈妈会永远记住这一天的。起来,跟妈妈回家吧,记住,不要让村里任何人发现我和你的这种关系。」「女儿记住了,请妈妈一百个放心吧。」
  我和小姑姑的这种特殊关系从这一天就正式开始了,小姑姑几天后,就被外婆和妈妈答应和我住在一起睡在了一起,真真正正成为我的随身小马桶和随身小痰盂了,而我的外婆和我的妈妈在这件事上不但没有责骂我,反而还夸奖了我,说我小小的年纪就知道自己的金贵身份了。
  我一开始把小姑姑用作自己的马桶和痰盂,纯粹是觉得好玩,觉得十分的刺激,至于尊贵的感觉我当时的确没有,真正使我有尊贵感觉的是半年多后的一件事了。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76

帖子

174

积分

体验VIP

Rank: 7Rank: 7Rank: 7

影券
2
积分
174
发表于 2018-6-5 11:26:25 | 显示全部楼层
反反复复付付付付付付付付付付付付付或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女主影城

GMT+8, 2018-10-23 21:25 , Processed in 0.065514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