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女主影城|SM女王调教|女主天地踩踏视频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搜索
查看: 172|回复: 4

[女女] 赵雪娇的狗婢皇朝

[复制链接]

4万

主题

4万

帖子

13万

积分

超级版主

Rank: 8Rank: 8

影券
8
积分
133434
发表于 2018-1-5 01:22:2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赵雪娇的狗婢皇朝
                  
                    作者:mimilsc
                   字数:92945   
                         正文
  红河村是一个地处山沟沟的小村庄,整个村子里不过几十户人家。大山之内
,没有通往山外的道路,想要出山,就必须翻山越岭,走上几十里山路。因此,
这里除了本村之人以外,基本上没有外人到来。
  说起这红河村,有一户人家颇为特别,那就是村西头的李寡妇家。李寡妇今
年年约三十四五,名叫李莲,可谓徐娘半老,风韵犹存。不过李莲家之所以特别
,并不是因为李莲人长得美,而是她曾经从山里走出去过,回来的时候突然就在
村里盖起了一栋小洋楼,而且还从山外领回来一个大约十来岁的小女孩。
  李莲从山外领回来的小女孩名叫赵雪娇,长得非常漂亮,一看就不是土生土
长的山里丫头所能比。说起赵雪娇的身世,非常可怜,原本,赵雪娇乃是山外大
家族赵家唯一的独苗苗,可谓是含着金钥匙长大的。可是不知道赵家得罪了什么
大人物,一夜之间惹上了灭顶之灾,危机关头,赵雪娇的母亲让家里的女佣人李
莲带着赵雪娇逃了出来,当然,还给了李莲一笔钱,这也是李莲回来之后能够盖
起小洋楼的原因。
  回到红河村以后,开始的时候李莲对赵雪娇还百依百顺的样子,可是慢慢地
变得不耐心起来,经常对赵雪娇冷言相向,她原本就是一个心肠狠毒的女人,在
赵家的时候,装出一副老实巴交的模样,可是一旦回到村子里,不免原形毕露。
  赵雪娇虽然不过十来岁,可是却聪明伶俐,同时母亲从小在她耳边灌输争权
夺利的思想,所以在她比一般的女孩要早熟的多。看到李莲对自己的态度在逐渐
的发生着变化,她预感到如果任由事情继续发展下去,恐怕对自己非常不妙。赵
雪娇毕竟出生于大家族,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莲姨,我有个秘密想要告诉你!」赵雪娇来到李莲面前,看到李莲正高兴
地和自己的女儿陈艳吃着美味的点心,不禁心里愤恨,可是表面上却装出一副天
真无邪的样子。
  「秘密?你能有什么秘密?」李莲翘着二郎腿,冷淡地瞥了赵雪娇一眼。
  「我真的有个秘密,您听了一定会很高兴的。」赵雪娇故作神秘地说道。
  「那你就说说吧,我倒听听你能有什么秘密?」在李莲的心里,根本没有把
赵雪娇放在心上,认为赵雪娇不过就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
  「莲姨,您先让陈艳出去玩一会儿吧!」赵雪娇看了一眼陈艳然后说道。
  「哼,我就不出去,我也要听秘密。」陈艳拉着李莲的手,撒娇道。
  这陈艳虽然比赵雪娇只小了一岁,可是要论心机,恐怕连给赵雪娇提鞋的份
都没有。
  「哎呦,你就当着艳艳的面说就是了,哪里有那么多废话?」李莲看到陈艳
撒娇,不耐烦地对赵雪娇说道。
  「这个秘密还是我母亲告诉我的,她说在外面有笔钱……」赵雪娇在李莲耳
边轻声说道。
  「艳艳,你出去玩会儿!」李莲听到赵雪娇的话,耳朵一下子就竖了起来,
她生怕陈艳年纪小,在外面说漏了,所以故意支开陈艳。
  「不嘛,我也要听秘密嘛!」陈艳撒娇道。
  「艳艳乖,先出去玩会儿,待会儿回来我再给你点心吃好不好?」李莲抚摸
着女儿的脸笑着说道。
  「真的?那好吧,我出去玩了。」陈艳向着赵雪娇吐了吐舌头,蹦蹦跳跳地
出去了。
  「来,雪娇,快过来坐!」李莲满脸笑容地把赵雪娇拉到她的身边坐了下来

  赵雪娇心里冷笑,不过表面上却不动声色,故作高兴地在李莲的身旁坐了下
来。
  「雪娇,你快说说,你母亲把钱藏在哪儿了?等拿到了钱,我一定给你买新
衣裳。」李莲把赵雪娇完全看成一个只知道玩闹的小女孩了,所以很直接地诱惑
她道。
  「真的?真的给我买新衣裳?」赵雪娇故意惊喜地问道。
  「真的,当然是真的,快点说。」李莲装出一副很慈爱的样子。
  「我妈妈曾经给我存过一笔钱,她说那是送给我的十二岁生日礼物,还说,
等我到十二岁的时候拿着这枚钥匙到银行保险柜就能把钱给取出来。」赵雪娇用
她好听的声音说着,漂亮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让人感觉她没有丝毫的心机。
  「只要拿着这枚钥匙就能把钱取出来了?」李莲一把把钥匙抢过去,兴奋的
问道。
  李莲对赵家的情况是非常了解的,这样大家族的子女过生日,生日礼物动辄
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想来这笔钱应该不是一个小数目,要是真的能取出来的话
,恐怕够她一辈子的花销了。
  「还需要一个密码,只要有钥匙和密码就能取出来。」赵雪娇看到李莲贪婪
的模样,心里冷笑不已。
  「那你快点把密码告诉莲姨,莲姨给你做好吃的。」李莲一脸的笑容。
  「这密码很复杂,我把密码给忘记了。不过我母亲还对我说了,密码忘记了
也不要紧,只要到时候我亲自去,银行验证了我的身份之后,纵然不使用密码也
能把钱给取出来。」赵雪娇笑着说道。
  「哦,是这样啊,那好,我们就等到十二岁的时候再说,现在莲姨给你做好
吃的。」说完,李莲到厨房去了。
  李莲毕竟当过赵家的保姆,她也见到过各种各样的生日礼物,赵雪娇的说法
虽然奇怪,却更加让她对存款深信不疑起来。李莲现在心里只有一个想法,那就
是这两年一定要把赵雪娇哄得高高兴兴,至于拿到钱之后,那可就是两回事了。
  看着李莲走进厨房的身影,赵雪娇露出一丝得意的微笑。其实,什么存款云
云都不过是她杜撰出来的事情,根本就不存在,之所以要这么说,无非是要给自
己争取两年的时间,她有个想法,那就是在两年的时间里,把李莲和李莲的女儿
陈艳牢牢地控制住,把她们变成自己的女奴。
  赵雪娇之所以有这样的信心,那是因为赵家有一个秘密,一个惊天的大秘密
,一个就连赵雪娇的母亲都不知道的大秘密,这个秘密也是让赵家覆灭的原因。
在赵家,据说有一门秘法,名叫「奴咒」,如果有人能够将奴咒习练成功,就能
对别人施展这种秘法,所有被中下奴咒之人都为沦为施咒者的奴隶。不过这奴咒
习练起来特别困难,对天赋要求极为苛刻,赵家虽然拥有这秘法,却已经上百年
无人习练成功了。赵雪娇在七岁的时候,她的爷爷曾经将这秘法传给了她,没想
到赵雪娇竟然拥有习练这种秘法的天赋,从那时候开始,赵雪娇就在爷爷的安排
下,开始习练奴咒。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这个消息竟然泄露出去,赵家的一
些仇家生怕赵雪娇将奴咒习练成功之后对自己的家族造成威胁,于是联合起来,
灭掉了赵家。
  不过最终在赵家的有意安排下,赵雪娇还是逃了出来,按照赵雪娇的推测,
只要再给她一年的时间,她就能将奴咒彻底习练成功,到时候,她就能利用这秘
术,将李莲和李莲的女儿陈艳驯成匍匐于自己脚下听话的奴隶,甚至把她们驯成
两条忠诚的母狗。不但如此,她还要复仇,她要将她的仇家狠狠地踩到脚下蹂躏
践踏,她要为整个赵家死去的所有人复仇。
  从知道了赵雪娇的母亲有笔存款之后,李莲因为贪心作怪的缘故,对赵雪娇
可谓无微不至,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是先紧着赵雪娇玩,如果不明内情的人看
去,肯定以为李莲的亲生女儿不是陈艳,而是赵雪娇。对此,赵雪娇心安理得的
享受着,她心里非常清楚,李莲对她这么好,无非是想要得到那笔存款,所以不
但没有丝毫的感激,反而充满了愤恨。
  每天下午,从学校放学之后,赵雪娇都会以出去玩的名义出去一趟,在红河
村的南侧山谷中,有个秘密的山洞,这个山洞是赵雪娇在一次爬山的时候偶然发
现的,整个村子只有她一个人知道。这山洞特别安静,赵雪娇修炼奴咒对环境的
要求极高,稍不注意就会走火入魔,为了避免别人打扰,她每次都会来这个山洞
修炼。这个山洞非常大,足以容纳两三百人的样子,其实,在赵雪娇的心中还有
一个想法,那就是将来要把这里改造成一个监狱,用来对付那些敢和她作对的人

  转眼间七个月的时间过去了,赵雪娇每天都会到那个山洞去修炼,可谓风云
不断,功夫不负有心人,奴咒的修炼进展比赵雪娇想象的要快得多,这一日,正
在山洞修炼的赵雪娇突然感觉体内产生出一股诡异的能量,同时,一枚金光闪闪
的神秘古咒出现在她的掌心之中,过了大约一刻钟的样子,古咒这才缓缓地消失
不见。赵雪娇陡然睁开了眼睛,里面闪过两道森然寒光。
  「终于成功了,我等这一天已经很久了,李莲,陈艳,我一定要让你们像母
狗一样伺候我,给我叼鞋衔袜,当牛做马。」赵雪娇站起身来,虽然她也才十一
岁,但是身材却发育的很好,再配上天仙般的面孔,此时的她看上去俨然是一副
尊贵异常的女皇形态。
  赵雪娇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先去了一趟红河村唯一的药铺,这药铺很小,
只有一个老中医和一个二十多岁的伙计。赵雪娇知道,每个月这伙计都会翻过大
山,到外面的镇子上去买些西药回来,其中就有安眠药。
  「哎,小公主,你怎么到这里来了?」伙计黑柱奇怪的问道,因为看赵雪娇
是从山外来的,而是又长的漂亮异常,所以村子里的人背地里都喊她小公主。
  「柱子哥,莲姨让我来帮她买瓶安眠药。」赵雪娇露出她那迷死人不偿命的
笑容。
  「李寡妇怎么了?睡不着觉啊,难道是想汉子了?」黑柱一脸无耻地问道。
  「不理你,你只管给我拿药就是了。」赵雪娇对李莲虽然不感冒,但是还是
装出一副气鼓鼓的样子。
  「好了好了,逗你玩呢!」黑柱把一瓶安眠药递给赵雪娇。
  赵雪娇付了钱,转身往回家的方向走去,这买安眠药的钱也是好久才存起来
的,早在很久以前,赵雪娇就在为今天做准备,因为想要给人中下奴咒,就必须
先将此人制服,这样在对方不反抗的情况下,奴咒才能顺利施展。
  一回到家,赵雪娇看到李莲正在做饭,李莲的女儿陈艳坐在沙发上看着动画
片。
  「雪娇,你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又到哪儿疯去了?」一直以来,李莲对赵雪
娇都是憋着火的,不过为了自己的计划顺利的实施,她还是努力让自己露出灿烂
的笑容。
  「哦,莲姨我出去玩了会儿,我们今天晚上吃什么?」赵雪娇的眼睛可是非
常管用的,尽管李莲眼中的怒火一闪即逝,可还是让她清晰地捕捉到了,因此,
把李莲驯服成自己母狗的心思更加强烈起来。
  「我今天做了你最喜欢吃的红烧排骨,你先去看会儿电视,很快就能吃了。
」李莲有些阴险地笑着说道。
  「太好了。」赵雪娇高兴地欢呼了一声,不过她并没有和陈艳一起看电视,
反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赵雪娇把安眠药拿出来,一片一片地研成粉末,感觉分量差不多了,就用一
个纸片悄悄的把这些粉末包起来出了房间。赵雪娇观察到,李莲吃晚饭的时候有
个习惯,那就是要边喝茶边吃饭,这正好是个绝佳的机会。看到李莲快要做好饭
了,赵雪娇把粉末背着陈艳倒进李莲的茶杯里,并且为李莲冲上一杯茶水。
  「莲姨,您的茶水。」赵雪娇把茶水端到李莲面前。
  「雪娇可真乖,好了,赶快吃饭吧!」李莲看到赵雪娇竟然给她端来一杯茶
水,有点意外,不过她看向赵雪娇的目光里所透露出来的并不是感激之情,相反
,她隐隐有种兴奋,有种将来好好使唤赵雪娇这个免费丫头的兴奋之情。
  三人吃起饭来,因为赵雪娇给李莲下的药有些重的缘故,李莲刚吃完饭不久
,就觉得困得不得了,到自己的房间去睡觉去了。看到李莲睡下,赵雪娇不动声
色,和陈艳在沙发上看着动画片。慢慢地,陈艳也有了几分困意。
  「艳艳,睡觉去吧,时候也不早了。」赵雪娇对快睁不开眼睛的陈艳说道。
  「恩!」陈艳答应一声,往房间里走去,赵雪娇则关上电视,跟着陈艳走进
房间,平时,她们两人是共用一个房间的。
  陈艳上床之后很快就睡了过去,这时候,赵雪娇起身悄悄下了床,从床下拿
出一捆她早就准备好的麻绳,悄无声息地把陈艳的手脚都给牢牢地绑了起来。这
一折腾,陈艳顿时醒了过来,看到手脚被赵雪娇给绑了起来,顿时惊慌起来。
  「雪娇姐,你要干什么?妈妈,你快点过来。」陈艳大声喊道,并且不断的
挣扎着,想要挣脱束缚。
  赵雪娇绑住陈艳的绳扣可是专门找了个老师傅学会的,越挣越紧,根本就挣
脱不了。赵雪娇虽然给李莲下了安眠药,但是却怕陈艳声音太大,觉得还是小心
一点好,于是把自己穿了一天的脏袜子脱了下来,一股脑的塞到了陈艳的嘴里。
  「你不是想喊吗?再喊啊,你倒是再喊一声我听听。」赵雪娇一屁股坐在陈
艳的胸上,还不停的摇晃着自己的屁股,而陈艳只能发出微弱的呜呜声。
  想了想,赵雪娇觉得还是不解气,从地上捡起自己的拖鞋,照着陈艳的小脸
蛋就是一阵猛抽,直抽的陈艳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流,眼神里满是惊恐之色,可是
再也不敢出声了。
  赵雪娇一脚把被绑着手脚的陈艳给踹到地板上,然后把剩下的麻绳拿起来,
笑着对陈艳说道:「乖乖的趴在地上给我等着,待会儿我再回来收拾你。」
  说完,赵雪娇走出自己的房间,向李莲的房间走去。虽然她相信以她下的药
量,李莲到明天早上也醒不过来,不过却还是有点不放心,觉得还是把李莲也绑
起来稳妥一些。
  赵雪娇进入李莲的房间,发现李莲沉沉地熟睡着,她爬上床去,把李莲的手
脚牢牢地和床绑在了一起,而且还把自己的内裤脱下来塞到了李莲的嘴里,防止
她醒来的时候大喊大叫的。经过了这么一番折腾,李莲竟然还没有醒过来,这让
赵雪娇不禁感叹这安眠药的效果。
  施展奴咒必须要在人醒着的时候,因为这其实就是利用秘法改变人灵魂的一
种行为,在人没有意识的时候是没有办法做到的,赵雪娇有个想法,那就是今天
晚上先把陈艳给驯服了,她早就有种奴役陈艳的欲望,现在机会来了不由得兴奋
的热血沸腾。
  赵雪娇重新回到自己的房间,把房门和窗户都关的严严实实的,盖小洋楼的
时候李莲怕村里人对她家眼红,会进来偷东西,所以整栋小楼弄得很严密,这一
关上门窗,顿时是密不透风,恐怕现在就是赵雪娇把自己的袜子从陈艳的嘴里拿
出来,陈艳大声喊叫也不会有人听见。
  「小母狗,让你久等了,主人回来调教你了,你就尽管放心好了,今晚一定
会是一个让你毕生难忘的夜晚。」赵雪娇走到陈艳面前,陈艳双手被反绑着,两
条腿被紧紧地绑在一起,小脸蛋贴着地面,幸好,房间里铺着厚厚的地毯,不至
于太冰。
  「小母狗,你给我听好了,等等我把袜子从你的嘴里拿出来,你不许乱叫,
否则有你好看,听见了没有?」赵雪娇提起自己的玉足,踩住陈艳的狗头。
  「呜呜呜呜……」陈艳使劲儿地反抗着,想要把自己的脑袋从赵雪娇的脚底
下移出来,可是她的脑袋能有多大的力量,使尽了力气,头却依旧被赵雪娇给踩
在脚下肆意的蹂躏着。
  「你这条小母狗竟然还敢反抗,我让你反抗,我让你反抗。」赵雪娇用自己
的玉足使劲儿踹着陈艳的狗头,这一番下来,又踩又踹地算是把陈艳给驯服了,
一边躲避着赵雪娇的玉足,一边使用哀求的目光看着赵雪娇。
  「听话了?给我跪起来!」赵雪娇冷喝一声。
  陈艳算是给赵雪娇给打怕了,听了赵雪娇的话,连忙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不
过她的身子实在被捆的太紧,挣扎了几次都没能成功。
  「真是条笨狗,蠢死了!」赵雪娇从身旁拿过一条麻绳,像拴狗似的把麻绳
拴在陈艳的脖子上。
  「起!」赵雪娇使劲儿一拽麻绳,陈艳连忙使劲儿挣扎着配合赵雪娇,终于
,陈艳跪坐了起来,赵雪娇坐到陈艳对面的床上,一伸脚,踩住陈艳的后脑勺。
  「知道乖了吗?」赵雪娇一边使用玉足玩弄着陈艳的狗头,一边问道。
  「呜呜呜呜!」陈艳连连点头,同时嘴里发出讨好的声音。
  「现在我把袜子从你的狗嘴里拿出来,不许叫,听见了没有?」赵雪娇看到
陈艳被驯服,顿时产生了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
  「呜呜呜呜!」陈艳又使劲儿地点着头。
  「张嘴!」赵雪娇甩掉右脚上的拖鞋,伸到陈艳的嘴边。
  陈艳连忙张开嘴,赵雪娇把自己漂亮的脚趾伸进陈艳的嘴里,把袜子从陈艳
的狗嘴里夹了出来。
  「雪娇姐,求求你,饶了我吧!」陈艳是真的让赵雪娇给打怕了,一能说话
,立刻求饶道。
  「我让你说话了吗?」赵雪娇脸色一冷,用玉足使劲儿给了陈艳一个大嘴巴
子。
  陈艳只觉得浑身剧烈的哆嗦了一下,接着一句话都不敢说的低垂着头,赵雪
娇的玉足就在她的嘴边上。
  「今后要叫我天后娘娘,知道了吗?」赵雪娇用脚尖挑起陈艳的下巴,高傲
地说道。
  一直以来,赵雪娇都对武则天比较佩服,武则天曾经自称天后,她也给自己
起了这么个名字。
  「知道了,我知道了。」陈艳哪里敢不听话,忙不迭地答应着。
  「那好,我现在要考考你,告诉我,你是什么?」赵雪娇一只脚踩在陈艳的
头顶,一只脚挑着陈艳的下巴。
  「我,我……」陈艳一时间不知道怎么回答。
  「你笨死了,留着你这样的笨狗能有什么用?」赵雪娇见陈艳反应不过来,
顿时心中大怒,穿着拖鞋的左脚狠狠地给了陈艳一脚。
  「我是笨狗,我是主人的小笨狗。」赵雪娇这句话给了陈艳提示的作用,陈
艳灵光一闪,连忙说道。
  「咯咯咯!」赵雪娇听到陈艳自称是她的笨狗,双脚一起踩住陈艳狗头,得
意得娇笑起来。
  「听着,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脚下的一条哈巴狗儿,只要在我身边,就要始
终跪着,知道了吗?」赵雪娇笑完之后,再次挑起陈艳的下巴问道。
  「陈艳知道了!」陈艳连忙答应道。
  「你好大的胆子,竟然敢自称陈艳,听着,你要自称狗婢。」赵雪娇眼中闪
过一丝煞气。
  「狗婢知错了,求天后娘娘饶了狗婢这一次吧!」陈艳哆哆嗦嗦地说道。
  「恩,这就对了,既然是我的哈巴狗儿,那叫几声给我听听。」赵雪娇对陈
艳的表现还算满意。
  「汪……汪……汪汪汪……」陈艳不敢不听从赵雪娇的命令,有些生涩地学
着狗叫。
  「咯咯咯咯咯!」看到陈艳现在的模样,简直完全和一条哈巴狗没有区别,
赵雪娇又一次得意地娇笑起来。
  「汪汪汪汪汪!」看到赵雪娇高兴起来,陈艳突然感到自己有种成就感,更
加兴奋地叫了起来。
  「好了,乖狗,来,现在给我磕头。」赵雪娇用玉足赞许的轻轻拍了一下陈
艳的狗脸。
  「狗婢拜见天后娘娘,狗婢拜见天后娘娘。」陈艳被赵雪娇给轻轻的拍了一
脚,只觉得心头突然充满了激动,就想她真的变成了一条忠实的母狗,被主人赞
许了一样,一时间一股难以言喻的幸福涌上心头,不停地给赵雪娇磕起头来。
  大约磕完了一百个响头,赵雪娇才让陈艳停了下来,她之所以这么折腾陈艳
,无非是为了瓦解陈艳的意志,给陈艳中奴咒的时候可以更加容易。
  「张嘴!」赵雪娇把自己玉足伸到陈艳的嘴边。
  陈艳算是让赵雪娇给彻底驯服了,已经完全有了给赵雪娇做狗的准备,因此
顺从地张开了嘴巴,把赵雪娇的玉足含在了嘴里,并且还主动吮吸这赵雪娇的玉
足。
  「小母狗,告诉我,我的脚香吗?」赵雪娇娇气十足地问道。
  「回天后娘娘,天后娘娘的脚乃是仙脚,上面都是仙气呢,狗婢吃的真是香
极了。」陈艳装出一副陶醉的样子,她虽然觉得赵雪娇的脚味有点大,可是又如
何敢说实话。
  「既然我把这么香的仙脚给你吃,那你说你应该怎么谢我啊!」赵雪娇让陈
艳这一说,感觉自己高贵极了,仿佛她那双脚真的很香似的。
  「回天后娘娘的话,狗婢想把自己的狗嘴当成洗脚盆为天后娘娘洗脚。」陈
艳算是领悟出了一个道理,想要少受罪,就要真的把自己当成一条狗,当成一条
比狗还像狗的狗婢。
  「咯咯咯,把你的嘴当成我的洗脚盆,亏你想得出来,我就恩准了,我倒要
看看你这洗脚盆好用还是不好用。」赵雪娇不老实地摆弄着自己的玉足,逗弄着
陈艳的狗嘴。
  陈艳先把赵雪娇的脚趾含在嘴里,认认真真地吸吮了一遍,然后又使用柔软
的舌头从脚趾,到脚心,从脚跟,到脚背给完完整整地吮吸了一遍,直到把赵雪
娇的一双香脚给舔的干干净净,清清爽爽这才算完事。
  赵雪娇对陈艳的表现很满意,觉得已经把她的奴性给激发了出来,是到了给
陈艳中下奴咒的时候了。
  「躺下!」赵雪娇向陈艳命令道。
  陈艳现在对赵雪娇的命令不敢有丝毫的违抗,连忙顺从地躺在地上。
  「狗婢给我听着,现在你要在心里默念,你是天后娘娘脚下的一条狗,知道
了吗?」赵雪娇搬过来一把椅子,把陈艳卡在椅子下面,露出脑袋,她坐到椅子
上,香脚正好踩在陈艳的脸上。
  「是,天后娘娘,狗婢知道了。」陈艳不敢违背赵雪娇的话,心里不停地默
念着我是天后娘娘脚下的一条哈巴狗儿。
  赵雪娇闭上眼睛,催动体内那股诡异的能量往脚上流去,只见她的玉足突然
浮现出一个金色的古咒,把赵雪娇的玉足映照的金光闪闪,仿佛真的变成了仙足
一般。陈艳突然感到有什么东西钻入自己的大脑,而且疼痛异常,想要抵抗,可
是却又觉得根本没有丝毫抵抗的办法。于是拼命挣扎,想要把赵雪娇的玉足从她
的脸上拿开,可是陈艳的身体被卡在椅子下面,而且椅子上还坐着赵雪娇,她如
何能够把脸从赵雪娇的脚下移开,一时间不由得痛苦的想要尖叫。不过赵雪娇哪
里容她乱叫,使用玉足死死地踩住陈艳的嘴。
  这个过程一只持续了一刻钟左右,可是在陈艳看来,却漫长的好像十年一样
。终于,那枚金色的古咒完全和她的灵魂融合在一起。陈艳突然感觉到,赵雪娇
好像成为了这个世界上最为尊贵的女皇,那种高高在上的仪态让她折服不已。陈
艳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强烈的恐惧,她发现,在她的内心深处,已经升不起哪怕丝
毫的反抗的观念,她的灵魂深处,仿佛已经认可自己这种被奴役的状态,觉得自
己理应被眼前尊贵的天后娘娘踩在脚下,当条忠诚的母狗才对。
  赵雪娇看到成功地对陈艳施展了奴咒,不禁大喜,她决定尝试一下奴咒的威
力,脑海中闪过一个念头,闪过一个让陈艳痛不欲生的念头,陈艳顿时感觉一种
来自灵魂深处的剧痛,这种剧痛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她痛苦的都觉得自己要死
去了。
  「小母狗,求我啊,如果你能让我高兴,我就饶了你,让你不再难受。」赵
雪娇用脚踩着陈艳的脸,傲气知足地说道。
  「天……天……天后娘娘,求……求……求您,求您……饶了狗婢吧!今…
…今……今后狗婢……一定会乖的,一定……一定当条……好狗。」陈艳疼的话
都说不到一块儿了,脸上渗出一层冷汗。
  「脏死了,舔干净!」赵雪娇看到陈艳脸上的汗水粘到她的玉足上,秀眉一
皱,把香脚放到陈艳的嘴边。
  「汪,汪,汪汪汪,天……天后娘娘,狗……狗婢马上舔干净。」陈艳讨好
地学了几声狗叫,然后忍着剧痛仔仔细细地把赵雪娇脚上的汗水给舔的干干净净

  「我的脚香吗?」赵雪娇用脚趾顶住陈艳的额头,娇声问道。
  「香,香,天后娘娘的脚实在太香了,求天后娘娘以后每天都给狗婢吃。」
陈艳知道,想要从痛苦中解脱出来,就必须讨赵雪娇高兴,只有赵雪娇高兴了,
才能免除这生不如死的感觉。
  「哼,这还差不多,就饶你一条狗命。」赵雪娇脑海中再次闪过一个念头。
  陈艳感觉深入骨髓的痛苦瞬间消失不见,同时,这一瞬间陈艳也彻底的明白
了一个道理,那就是踩着她狗头的这个高高在上的女人是个仙女一般的人物,是
想让她生她就能生,想让她死她就得死的天后娘娘。
  「谢天后娘娘饶了狗婢这条狗命,狗婢今后一定好好的伺候天后娘娘,做条
让天后娘娘满意的好狗。」陈艳意识到自己不能摆脱给赵雪娇当狗的命运,主动
地讨好着赵雪娇。
  「希望你刚才说的你能够做到,否则看我怎么收拾你。」赵雪娇给陈艳下了
奴咒,再也不怕陈艳对她造成什么威胁,于是把卡住陈艳的椅子拿开,同时把绑
着陈艳的麻绳也都解开了。
  赵雪娇赤着脚踩着松软的地毯走到沙发旁边,往沙发上一坐,翘起二郎腿,
陈艳见状连忙跪爬到赵雪娇面前。
  「天后娘娘,您用狗婢的狗头垫脚吧!」陈艳亲吻着赵雪娇的脚趾,恭敬恳
求道。
  「你的狗头配给我垫脚吗?」赵雪娇嗤笑一声,用脚尖勾起陈艳的下巴,娇
气地问道。
  「狗婢知道,狗婢的狗头不配给天后娘娘垫脚,不过狗婢想向天后娘娘讨赏
,求天后娘娘看在狗婢希望成为天后娘娘脚下一条好狗的份上,就拿狗婢的狗头
垫脚吧。」陈艳看着挑起自己下巴的香脚,突然感觉眼前的玉足实在是漂亮极了
,生怕自己的脸弄脏了主人的香脚,一种强烈的自卑从内心深处升起来,她觉得
,能给赵雪娇当狗,在赵雪娇的脚下舔脚衔袜那是她的荣幸。
  「咯咯咯!好吧,看在你这条哈巴狗儿还算称职的份上,我就踩着你的狗头
吧!」赵雪娇听了陈艳的话,不由得咯咯娇笑起来。
  如果此时有人进入赵雪娇的房间的话,就会看到这样一幅场面,一个长的漂
亮高贵的女孩翘着二郎腿高高在上的坐在沙发上,而在她的脚下,另外一个女孩
则跪伏在地上,一边亲吻着高贵女孩踩在地上的玉足,一边任由高贵女孩的另一
只香脚蹂躏着后脑勺。
  「去,把我的水晶凉拖叼来!」赵雪娇玩弄了一会儿陈艳的狗头,觉得没意
思,向陈艳命令道。
  「是,天后娘娘,狗婢这就去!」陈艳跪爬到鞋架的位置,用嘴叼起赵雪娇
的水晶凉拖,迅速地爬到赵雪娇的脚下。
  「帮我穿上!」赵雪娇把玉足伸到陈艳的嘴边。
  陈艳识相的使用嘴巴给赵雪娇穿鞋,在费了好大劲之后,方才帮赵雪娇穿上
。赵雪娇站起身来,两腿微微分开,笑着问道:「我现在要去你妈妈的房间看看
那条母狗怎么样了,不过我却不想自己走着去,你说应该怎么办?」
  陈艳看到赵雪娇微微分开的双腿,哪里还不知道赵雪娇的意思,连忙说道:
「求天后娘娘骑着狗婢去吧!」
  「那好吧,自己钻进来!」赵雪娇一动不动,等着陈艳把狗头伸到她的胯下

  陈艳连忙上前爬了一步,就要钻到赵雪娇的胯下,不过当她的狗头伸过去之
后,赵雪娇却用玉腿一下子把她的脖子给夹住了。
  「记住,我骑狗的时候喜欢直接坐在狗头上,以后不要让我多说!」赵雪娇
一屁股坐在陈艳的后脑勺上,还有意晃动了一下自己的玉臀。
「驾!」赵雪娇双脚轻轻垂在地上掌握着平衡,她现在有种想法,那就是尽
快把李莲给变成自己脚下的一条母狗,只要收服了李莲,到时候就能把她当成自
己的专用坐骑了,而且李莲的身体要比陈艳强壮的多,也高大的多,坐在她的头
上双脚应该不会垂到地上,更能感受到高高在上的感觉。陈艳使劲儿挺起自己的
脖子,用狗头撑起赵雪娇的娇臀,艰难地向着李莲的房间爬去。
                                                                               
游客,如果您要查看本帖隐藏内容请回复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5

帖子

128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影券
2
积分
128
发表于 2018-1-13 06:13:17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溜了溜了,睡觉了吧,我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33

帖子

150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影券
6
积分
150
发表于 2018-1-18 18:25:24 | 显示全部楼层
11111111111111111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64

帖子

224

积分

中级会员

Rank: 3Rank: 3

影券
0
积分
224
发表于 2018-3-12 05:21:50 来自手机 | 显示全部楼层
281176392517839935552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

主题

40

帖子

124

积分

初级会员

Rank: 2

影券
0
积分
124
发表于 2018-3-13 14:00:32 | 显示全部楼层
216521313156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女主影城

GMT+8, 2018-6-24 09:41 , Processed in 0.088122 second(s), 20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